头部banner

谁吃了我的麦子

出自: 2009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鼻子最灵的两个人,一个是吴根,另一个是黄牙。

  麦子泛黄,吴根就闻见香味了。轻轻的,浅浅的,半遮半掩,像害羞的小媳妇。日头咂摸几遍,在与秋风的拥抱缠绵中,香味黏稠了,浓浓烈烈,在田野上卷来滚去。然后香味嘭地炸开,肆无忌惮,横冲直撞,飞离大地,飞越村庄,飞到河岸那边。

  吴根站在自家院里,踩着板凳往房檐挂辣椒。女人听吴根哎呀一声,心一慌,丢下铲子往外跑。却见吴根依旧踩在凳子上,只是仰面朝天,鼻孔大张。女人问咋的了,吴根痴了一样。女人又问,吴根反问她闻见没。女人问什么?不由抽抽鼻子,说什么也没闻出来。吴根让她再闻,女人像吴根一样仰面朝天,张大鼻孔。吴根问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说月报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